西柚子

[a瓜]白嫖多日的党费

1、这里是西柚子,成为a瓜女孩多日了,白嫖的很快乐(๑•ี_เ•ี๑)
2、我是真的不会组织语言,幼儿园水平。人物ooc现场
3、随便写写,大家看的快乐就好了,嗯,快乐就对了
4、勾搭小仙女们,mua一口
5、欢迎批评,意见,但情不要暴躁哦,也不要上升本人,么么哒
6、链接:http://t.cn/RsKYSkr

【宇宙很大,生活更大。我们还会再见面的。】三体智子X罗辑邪教CP

1.嗯……大家好这里椰汁又来辣眼睛了QWQ
2.这几天对罗辑男神的执念更深了,估计没有一年冷不下来。
3.这次写的文章是关于智子与罗辑的。。。。不要那么龌龊,我说是相爱相杀的友情向你们信吗?
4.其实只是因为智子那句“宇宙很大,生活更大。我们还会再见面的。”而产出的脑洞。
5.文笔辣鸡。三体属于大刘,OOC属于我。
6.欢迎提供脑洞,以及CP神马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7.好啦?那么开始吧



















“罗辑先生,您真的要将执剑人让给程心吗?”罗辑身前这位身着和服,一副大和抚子般形象的女人缓缓吐出一句话。是的,这是三体曾经的智能机器人,现在三体的形象代言人,两个文明之间交流的工具。
这副模样,还真是富有欺骗性,姣好的容貌,正符合现代人那所谓的‘温柔’,多少人早已把智子视作自己心中至高无上的女神,又有谁还记得几百年前,危机纪元时人们的无助与绝望。恐怕这种敌意与警惕,也就他们那个时代的人还有吧。
“当然,好不容易结束了这54年的折磨,之后的事,也就不用我操心了。”白发老者十分从容的笑着,仿佛所讲之事与自己无半点瓜葛。
智子没有回复,也许是三体那边正在思索如何回复吧。罗辑也不再思考这件事情,闭上眼睛,开始了冥想。
“您放心吗?由程心承担执剑人。”智子在大约半小时之后才做出了下一句回复。如果是正常人的话,早就抱怨起来了。但是,罗辑这54年来,早已熟悉了智子这个特点,或者说三体人的这个特点。他把这个特点当做智子作为人的一种性格,一种喜好,久了也就不觉得了。再说,这段时间短的连54年的零头都算不上,罗辑等的了54年,等不了这几分钟?
“不放心?我有什么可不放心的?小姑娘人我见过。很符合现代人的口味吗,她当选不意外。你也早就知道了吧。”罗辑仿佛是知道了自己即将离开执剑人这个位置,话也变得多了,如果有旧识见到,一定会感到熟悉而亲切。他早已卸下了54年里带着的冰冷面具,重新成为了罗辑而不是执剑人:“怎么,我都没说什么你反倒担心起来了,怎么,难不成你觉得她比我还有威胁?”
“罗辑先生,请不要再开玩笑了。”智子不带感情的继续回答。
“好啊,我不开玩笑。”罗辑站了起来,注视着智子的眼睛,半晌有转过身来:“我不放心又能怎么样呢?”
“以你的声望和能力,谋杀她,再者让她放弃参选,都是轻而易举吧。”智子的声音中似乎有这什么与这些日子里不同的情感,但及极其细微,就连罗辑都没有注意到。
“那又如何?我继续承担?转交给其他更可靠的人?但是这些都与我无关了。我已经尽职了。”
“那么,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?”
“……”罗辑以沉默认可了智子提出的要求。
“那么,如果是这样,为什么当初——危机纪元,你要以自己的生命为赌注来威胁三体?又是什么支撑着你这些年来的执剑?爱吗?”智子问完问题后,沉默了一段时间:“非常可惜,就算到今天,我们也没能理解爱的含义。就像我们不能理解1379号监听员一样。”
“我在作为面壁者的时候从来就没有认真过,不过是一个混吃等死的普通人而已。最后,也仅仅是为了救出妻女罢了。谁知道后来他们会让我当这个着罪的执剑人呢。”罗辑思索着,突然想起了一个重点一般抬起了头:“如果说为什么我能坚持着,成为执剑人的话,也许从与1379号监听员的话中就能看出端倪吧。”
“那段关于黑暗森林的探讨?”智子问到:“抱歉,我们这些年来一直在解读这段话,但还是不能明白。黑暗森林是你发现的,你应该是人类中理解的最为深刻的才对。又怎么会说出光芒照进黑暗森林这种可笑的话呢?”
罗辑笑了,笑的如释重负:“是啊,我坚信的理论,也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事实。我这些年来,都是为了这个希望,这个不切实际的梦而坚持着。但是现在,我已经没有理由,没有立场在继续坚持了。”
“那么……希望程心是一个称职的执剑人。”
“嗯。希望吧。对了,再过十分钟,是不是就要交接了?”
“是的,罗辑先生。”
“怎么,不和我这个54年的老朋友,老对手告个别吗?”
“……” “没时间沉默了,我的时间也只有十分钟了。”
“罗辑先生,纵观人类历史,你的胜利无人能及。”智子十分敬重的深深鞠了一躬:“能够成为您的对手 是我们三体文明莫大的荣幸。”
“你们到是学了不少客套话啊,行了,你那点客套话也就到这里了。”罗辑听见了外面的脚步声:“现在该由我给你,给你们告别了。”
几人进入了这如坟墓一般简洁的引力波控制室。难以想象这个曾经风流倜傥的人是怎么安心呆着54年的。
    "罗辑先生,这是引力波宇宙广播系统最高控制权第二任掌握者程心,请把广播启动开关交给她。"
罗辑站立的身姿很挺拔,他向着看了半个世纪的白墙凝视了最后几秒钟,然后向墙微微鞠躬。
他是在向三体致意,他们隔着四光年的深渊遥遥对视半个世纪,这也是一种缘分。
罗辑转过身来,将开关,将这把悬在地球人头顶半个世纪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递给了程心。程心接住了这个开关,从此,人类的命运如何,已经与这个十分钟前还掌握三体与地球命运的老人无关了。
罗辑眼中那对待别人的犀利与冷漠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那如晚霞一般平静,父亲一样的温和慈祥。
“宇宙很大,生活更大。我们还会再见面的。”罗辑视网膜灼热了,这次与往日不同,智子用了最开始的方法,将字显示在视网膜上。他明白,这是智子对他说的话,与地球无关,更与三体无关。这是对他,对罗辑的一种告别,更是一种告白。
罗辑走出控制室,离开了这里。